lonely in the crowd

音乐剧粉,漫威粉

魅影同人-POCKY GAME

怎么说……读了很多大佬写的文 手痒也想试一试……小学生文笔,第一次写……emm凑合着看吧😅
本来打好了一篇长篇的草稿,写了前两章……but……从明天开始我就是一个正经的高三生了……你们懂得……一年后见
所以这次发一篇短的还无剧情的甜文,本来是想当长篇的番外,提前放上来,就算是我这个音乐剧萌新的小私心了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OCKY GAME
        巴黎歌剧院密道的一隅被Eric改造成了一处小小的观剧台。这里虽的确不如五号包厢那样拥有绝妙的视角,但毕竟足够隐蔽,Eric可以无需伪装和躲藏地和Christine一起欣赏音乐剧,就像现在这样:
Christine窝在软垫里,透过暗窗懒洋洋地看着舞台上新上映的《巴黎圣母院》,同时一根接着一根地吃着手边的巧克力饼干棍。Eric则站在Christine身后,斜倚在柱子上,不时抿一口红酒,吃一根巧克力饼干棍,偶尔还评论几句(“哦那个高音真糟糕”“乐队指挥大概是早上没睡醒吧”“真应该把这个新的大吊灯也砸下去”),眼睛却一直不离Christine。
      “Eric?”Christine突然转过头问,“你不觉得你长的很像卡西莫多吗?”“……”Eric一愣,扫了一眼舞台上化着夸张的妆容,正卖力演唱的演员,淡淡地回答:“我不过是具骷髅而已,没有丑到那么触目惊心。”“那好吧,反正我已经适应了。”Christine边说边把手探向饼干盒,触到的却是一节冰凉干枯的手指,Christine的手下意识地弹开了(谁刚才说适应了来着)。
      “喏,你吃吧。”Eric收回了最后一根饼干棍上的手。“算了吧,我今晚吃的够多了,下次Giry夫人见到我又该说我胖了……”“你不胖。”Eric一口否认,“你需要多吃。”“不如我们来玩pocky game吧~”“这又是什么?”“就是两个人分别叼着饼干棍的一端开始吃,从谁那里断了谁就输了。”“不玩。”“那你揭下面具来让我亲一下额头。”“不好。”好几天了,Eric还是有些抗拒摘面具,不过在Christine眼中倒也无妨,反正有自己在,这自卑的心理早晚就改掉了。“那还是玩pocky game吧。”Christine不由分说把最后一根饼干棍的一端塞到Eric没有嘴唇的嘴里,凑上去咬住了另一端。
         Christine刚要开始往嘴里拽饼干棍就听到对面咔嚓一声。Eric很干脆地咬断了自己口中的饼干棍,“好吃的留给我的音乐天使😊。”

(唉不管你们信不信……这真是一个高三生写出来的玩意……有机会的话明年奉上正经长篇😉)

抖森森手机壳陪我度过接下来的漫长高三呢……加油吧(ง •̀_•́)ง

自烙一枚小木牌纪念粉抖森的三年